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www3814.com >
不少观众动容流泪!湖南省政协举行的这场报告会感动全场
发布日期:2019-10-08 04:2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今天(9月29日)上午,“政协委员‘爱国奋斗,建功立业’先进事迹报告会”在省政协机关举行。省政协主席李微微,副主席戴道晋、胡旭晟,党组成员袁新华,秘书长卿渐伟出席。

  《稻田赤子》讲述了袁隆平的感人事迹,汤素兰、聂舟两位省政协委员分别以《爱心点亮童年》《家国薪火,代际相传》为题讲述了自身的奋斗故事与政协情缘。

  先进事迹报告会进行的同时,在北京,习总书记向袁隆平颁授了“共和国勋章”。

  “稻子熟了,妈妈,我来看您了。还记得吗?57年前,我要从重庆的大学分配到安江,是您陪着我,脸贴着地图,手指顺着密密麻麻的细线,找了很久,才找到地图上这么一个小点点。当时您叹了口气说:‘孩子,你到那儿,是要吃苦的呀。’我说:‘我年轻,我还有一把小提琴。’……”

  在先进事迹报告会现场,来自湖南党史陈列馆的宣讲员陈艳、周密,以《稻田赤子》为题,从袁隆平80岁时写给母亲的一封信开始,饱含深情地讲述了袁隆平的感人事迹。

  莫说男儿心如铁,自古忠孝两难全。在忠孝之间,袁隆平选择了忠诚。在家国之间,袁隆平选择了国家。1994年,面对美国世界观察所所长莱布斯·布朗发出的“谁来养活中国人”的诘问,袁隆平决然不顾年已花甲,率领团队启动超级水稻项目,向农业科技的世界巅峰发起了又一次荡气回肠的冲锋。有人问袁隆平,您成功的秘诀是什么?他淡淡一笑说:“其实谈不上什么秘诀,我的体会是知识、汗水、灵感、机遇这八个字。”

  一个多月前,世界粮食奖基金会主席肯尼斯·奎恩在发给袁老 90大寿的贺词中说:“2004年,怀着无上的敬意与自豪,我们授予您世界粮食奖,以示对杂交水稻之父所取得的卓越成就的赞誉。自那年至今,已整整15年。15年来,您仍孜孜不倦地在水稻研究领域取得突破创新,造福人类。”

  袁隆平院士被授予国家最高荣誉奖项“共和国勋章”后,他感慨万千地说:“我永远热爱,我永远崇拜。”而今,袁老已白发苍苍,满脸沧桑,但他还常常卷起裤角说:“一天不下田我就闷得慌,一日不看稻我就放不下。水稻,已融入我的血脉里,它总让我心心念念、魂牵梦绕。”

  儿童文学家汤素兰,曾任第十一、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,现任省政协副秘书长、民进省委副主委、湖南师范大学教授,著有《阿莲》、《笨狼的故事》等书籍。

  轻柔的语气,真挚的情感流露,汤素兰与大家分享了亲身经历与生命感悟——点灯人和灯火的故事。

  我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,上小学的时候班上有25个同学,到初中就变成了13个。40多年后的今天,我依然记得那个初中开学的早晨,我背着书包走出家门,看见志莲挑着一担水站在我家的井台上。我说:“志莲,开学了,你怎么还在这儿挑水?”志莲说:“素兰,我再也不能和你一起上学了,我得留在家带弟弟妹妹,爸妈不让我读书了!”

  走远了,我还听见她喊了一句:“素兰,你替我把书都读了吧。”志莲的“嘱托”我始终记在心上。我努力读书,工作后也一直和书打交道。读书、编书、写书、教书。书,改变了我的命运,成就了我的人生。

  2017年,我怀着感恩之心,出版了以自己的成长经历为素材的小说《阿莲》,纪念我童年的伙伴,也表达我对成长和女性命运的思考,我希望让更多孩子真正懂得“知识改变命运”,我再也不愿意看到我身边的女孩成为第二个、第三个志莲。

  儿童文学是孩子一生最早接触到的文学,对孩子成长的意义深远。正因为深知自己肩负的责任,从事儿童文学创作30多年来,我从未停止过对儿童成长的关注和童心童趣的探索。我希望有更多人能和我一起为孩子写作,用优秀的作品鼓舞人。2018年,我捐资100万元,在湖南师大设立了“素兰文学奖”。我希望通过我个人的努力和感召,能点亮更多爱的灯火,温暖更多孩子的童年。

  薪火相传接力奋斗,不断延续无上荣光。省政协委员、湖南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副院长聂舟以《家国薪火,代际相传》为题,讲述了他与父亲姚守拙(中国科学院院士,曾任省政协副主席)两个“80后”的故事。

  我是80后,而我的父亲,也已经年届80了。父亲姚守拙,是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分析化学家、湖南大学和湖南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,主要从事化学与生物传感器研究。而我也在湖大化学化工学院工作,主要从事蛋白质基础研究,以及生物检测、临床诊断应用。

  在我们家,除了吃饭和睡觉,恐怕最重要的事就是化学了。我给大家讲三个小故事,希望能和大家产生化学反应。

  “守拙”,一个关乎本色的故事,来源于我父亲的名字。时间倒回到1936年的上海松江,祖父母取陶渊明“开荒南野际,守拙归园田”的诗句,为父亲起名“守拙”。守拙,就是要求真务实,守住本分。同为化学老师,教书育人就是父亲和我最大的本分。

  “责任”,一个关乎使命的故事。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当看到我国和世界发达国家的科研差距不断拉大的现实,父亲摒弃了继续走单一科学研究的发展方向,决心朝交叉学科努力。他在仅仅40平米、条件简陋的实验室,用着自制的仪器,开辟了崭新领域,成为上世纪80年代该领域世界上的先驱者之一。父亲常给我讲,创新就是走别人没走过的路。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。我们这一代年轻的科研工作者,就是要站在科技前沿,在科研的舞台上唱响“创新之声”。

  “担当”,一个关乎奋斗的故事。留学苏联的父亲至今牢牢记得,周总理给他们算过的一笔账:国家培养一个留学生,每年需要45个农民一年的劳动。他说:“我留苏5年半,等于欠下了247个农民一年的劳动债。”特殊年代,父亲蒙受不白之冤,深陷囹圄十年之久。但他并没有放弃科研报国的志向。2017年我成功入选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杰出青年科学基金,有幸成为湖南首个获得这项荣誉的80后。

  桐花万里丹山路,雏凤清于老凤声。当人生的交集越来越多,精神的传承越来越深,我也更多地懂得了父亲。在科技强国的路上,我们这一代科研人将接过父辈手中的接力棒,砥砺前行,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贡献科学力量!

  • 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